起底直播平台恶性刷粉:黑屏直播仍有围观 涨粉5000标价1元

【IT时代网编者按】1元钱可以购买5000粉丝,刷单已经是直播行业的通病,而刷单的悄然兴起,都是高估值的追逐,资本的倒逼惹的祸。刷单和直播平台之间联系紧密,一般平台方不会去压制,因为最后的最大受益者都是平台。


作为刚进入直播行业1个月的90后,罗莉自认为外形不错,也很努力,但她的粉丝数总是维持在2000左右。“我好想平台能够推荐一下,但一直没机会。这两天,有朋友建议我花点钱,去刷点粉。”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弄,但罗莉说,她准备试试。

南都记者实测调查发现,刷粉早已不是互联网行业“不能说的秘密”。某宝网上有诸多专门针对映客、花椒等热门直播平台的刷单、刷粉丝卖家,5000粉丝花费1元、10分钟即可搞定。而在多个直播平台上,没有任何内容的黑屏直播,有“粉丝”围观也不再吊诡,而变成了平常事。对此,多个行业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,刷单、刷流量已经成为直播平台普遍现象,而背后资本的疯狂追逐,又让整个行业陷入“刷单———更好看的数据———更高的估值———刺激刷单”的恶性循环当中,一旦泡沫破裂,后果想想也是惊人。

黑屏直播机器人围观?

对于直播平台用户而言,没有任何内容的黑屏直播仍能够吸引众多粉丝围观已不是新鲜事,然而,这些粉丝究竟从何而来,是否一如传言是机器粉?对此,南都记者下载注册了多个直播平台进行实测。

注册登录后南都记者留意到,在映客上开启一期黑屏直播,在未将直播分享给任何好友的状态下,开播10秒内就已进入12个观众,而且这些观众都是有头像、有昵称、有关注、有粉丝、有定位的“用户”,其映客号均以4000开头。记者多次尝试都是类似情况。

同样的情况,也出现在其他直播平台。南都记者完成花椒直播的注册后,同样开启黑屏直播,并且未分享给任何人,一分钟内就进来10个观众,均是花椒号1948开头,普遍为关注、收礼、送礼、粉丝为0,没有个性签名,花椒等级为一级有头像、有昵称的“用户”。而这一类“带仿真人昵称、仿真人头像、永久存在不会掉粉”的“粉丝”,在南都记者随后询问的多家某宝网店卖家口中,普遍称为”高级粉”。与“高级粉”对应的“普通粉”则是“普通昵称、普通头像、永久存在但容易被官方清理容易掉粉”。

上述黑屏直播持续五分钟后,共有20名观众进入直播房间。随后,南都记者将直播分享给一位微信好友,3分钟内观众数增加了三十余人。直播结束后,根据花椒统计,在这段时长9分42秒的直播里,共有54名观众观看了南都记者当期的直播,有99人“喜欢”。

喜欢人数居然比观看人数还多?究竟这些粉丝是不是传言中的机器人粉丝,又为什么会有这些粉丝的出现,截至发稿前,花椒仍未给予南都记者回复。不过映客对南都表示,刷粉行为“”对于我们而言是一种黑客行为,从成立之初我们就不断受到黑客的攻击,这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,公司尤其是技术研发部门每天都有这方面的监测,一旦发现就会进行处理,每天都会对这些刷粉行为进行特征识别,这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有的问题。“据透露,映客截至目前的下载量超过1亿,每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。

10分钟1元可买5000粉丝

实际上,在网友口中略带戏谑称呼的“万能的某宝”上,直播平台粉丝、流量都可以购买,且“不会被封号”。

南都记者以“直播刷粉”为关键词搜索,发现有300多家相关店铺提供刷粉行为,尤以针对映客、花椒的为多,美拍、快手、B站、酷狗繁星、YY等也有相应刷粉卖家。不同店铺提供的价位、套餐有所不同,带来的效果也有所不同。其中,“刷粉”业务主要包括点赞、评论、转发、涨粉、增人气、提高播放量等,更为高级的则是保证“上热门”。

南都记者体验发现,此类店铺提供的“粉丝”普遍是有头像、有昵称的,在直播平台上可“以假乱真”。在一家号称“唯一一家能顶直播人气的店”中,南都记者发现,在该店可用1元购买映客直播5000粉丝量,1000的人气,声称“安全稳定,永不掉粉”,并且该“产品”的累计交易成功量已超过四万。

另一家标注“1元2w粉丝,1000人气,独家包热门”店铺,客服称,“映客粉丝新用户只能体验1元5000粉丝的活动一次”,南都记者同意1元购买5000粉丝后,拍下商品完成支付后告知店家映客号。在随后的几分钟里,该映客号上的粉丝数量飞速上涨。

从联系卖家至粉丝全数到号,从0粉丝到5000粉丝,南都记者体验的这整个过程只用了10分钟。而第二天再次登录,粉丝数量也没有下跌。南都记者发现,1元购买的这5000粉丝普遍是有头像、有昵称、有关注、零粉丝、职业普遍标注为“主播”、映客号以1146开头的“用户”。

对于如何做到如此快速“涨粉”,这些粉是活粉还是“僵尸粉”的问题,卖家表示“刷的”,并且这些都是“僵尸”粉。当南都记者对“刷粉是否会导致封号”这一情况表达担忧时,卖家更是坦言“不会的,放心”。

在另外一家店铺,南都记者以1元价格买下888个花椒直播的粉丝。拍下服务后,客服表示“最迟两个小时内到账”。实际上,记者从拍下到粉丝全数到账只用了7分钟时间。

而对于“为何粉丝的价格要比人气实惠”,客服称:掌柜和技术定的价格。根据其网页显示,该店累计销售成功量有四千多,注册已有3年时间。

刷单已是行业的通病

某宝上有众多刷粉、刷流量卖家,平台如何判别,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?对于这一问题,映客称,“因为处于行业第一的地位,映客也比其他同行更容易引起黑客的注意和攻击,我们在产品技术上一直不断升级。对黑客零容忍。一旦发现会立刻惩处。”

“机器粉这个情况行业都存在,也是为了用户有更好的体验,你想你进房间,没有人跟你说话,很容易就走”,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向南都记者指出,这一情况实则是行业普遍现象,据其所知,机器粉更多针对直播平台新用户,“(映客)如果针对高级用户和前端用户是没有陪尾机器人的”。

王传珍强调,直播平台为了培养用户习惯,用机器人粉丝并不出奇,关键在于对这个“度”的把握,如果过半的粉丝都是机器人,那就有问题了。

实际上,除了南都记者的体验之外,多个媒体报道也指出直播平台存在数量不少的机器粉、刷单等情况。在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看来,这是互联网行业的通病,“刷单已经逐渐形成一个职业,在电商、社交、广告等领域尤为突出。”

直播平台数量的激增,竞争的加剧也是刷单现象进一步增多的因素之一。易观互联网娱乐分析师王传珍向南都记者出示的一份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,而目前这一数量估计已经超过300,由此引发的用户流量争夺,已发展到白热化阶段,因而导致刷单现象的出现。

资本倒逼行业泡沫?

有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直播行业高管向南都记者表示,刷单情况尤其在新兴的移动直播平台更为普遍。高估值的追逐,资本的倒逼,张毅指出,“刷单悄然兴起,这些都是资本倒逼惹的祸”。

2015年以来,移动视频直播领域进入野蛮生长态势,腾讯、阿里巴巴等巨头入局,资本也给出更高的估值,直播平台融资动辄亿元以上。其中,直播平台六间房于2015年被宋城演艺以高达26亿元的价格收购,轰动一时。

上述直播行业高管直指,目前整个直播行业正在陷入恶性循环:刷单———更好看的数据———更高的估值———刺激刷单。直播领域百团大战正酣之时,类似刷单这一情况短期内还将持续,行业泡沫也愈演愈烈,洗牌将至。

“刷单和直播平台之间联系紧密,一般平台方不会去压制,毕竟最后的最大受益者都是平台。因为如果平台数据好看,他们便可以通过提升估值,吸引资本的注入。”张毅向南都记者如是表示。王传珍也持有类似观点,“这条利益链的诱惑的确很大,不但让经济公司捧红了艺人,也让直播平台给出的数据更好看,某宝商家也可从中获益。虽然不能确定平台方是否参与其中,但应该也不会去主动压制这种刷单行为。”【责任编辑/周莹莹】

采写:南都记者李冰如实习生 黄婷婷 陈欣欣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起底直播平台恶性刷粉:黑屏直播仍有围观 涨粉5000标价1元
网友评论

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