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永浩向左,雷军向右

【编者按】相比名震手机行业的“雷布斯”,也许老罗以及他的锤子手机并不是那么出众,但是两人的关系确是源远流长。同为手机行业的代表人物,小米有值得锤子学习的地方,老罗的情怀也让人羡慕。


想当年,罗永浩为了做手机而拜访雷军,并对雷军的产品品味嗤之以鼻时,估计并没有考虑过,在他之前,另一位同样草根出身,因手机而与雷军结缘并拥有过一段蜜月期的黄章,已经与雷军彻底翻脸。

我们并不清楚雷军是否因老罗公开质疑小米的品位而心存芥蒂,只知道,宣称被雷军剽窃了思路喝光了可乐的黄章,心里的石头可能是很难放下了。考虑到讨教者和被讨教者的身份转换,并且罗永浩当时应该是空手前往,并没有带可乐或者中南海香烟之类的伴手礼,我们也比较容易理解,雷军和老罗的矛盾显得不那么深刻。

比起同样出生于1969年12月,同样爱抽中南海香烟的张小龙,雷军及其小米的命运不太顺利;而不抽烟只喝可乐的老罗,如今可能是因为过劳肥,被卡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进退两难,以至于要出来与另一位老罗谈谈人生,疏解一下长时间守着乔布斯墓碑带来的心力交瘁。

作为一个曾经做过手机的产品经理,笔者当年在知乎上对老罗做机表达出了由衷的不看好。至于小米,近两年手机销量和市场占有率的断崖式下跌,遇到的麻烦似乎比老罗的锤子更大条一些。今天,复盘两位以跨界著称的老师这几年的所作所为,我们试图还原一些手机行业背后的规律,为小米的一蹶不振,以及锤子的无法雄起,找到可能的解释,以及其中可能存在的反转机会。

手机行业不值得外行来做

我本人,对于2011年后新入行的手机行业玩家,是一贯看空的。四年前年在知乎,我有这样的回答:



所以,无论老罗对于手机有怎样的情怀和执念,做手机对他而言,都是一个不亚于改朝换代的挑战。从来只有时势成就英雄,让雷军上天的风口,并不会再吹起一个吨位更大的、非科技行业的老罗。情怀和热爱,并不能解决专业性和资源问题。当老罗以巨大的代价成为了一个手机行业的业内人士时,当年的时势早已不存在了。对任何人而言,时间成本都是最大的成本。搭上了自己的名声不算,还搭上了自己和一堆人的时间成本,老罗的损失可谓惨痛。没办法,逆势而动,就是这样的残酷。

雷军的机会和挑战在哪里?


比起罗老师,雷军老师的最大优点是IT行业劳模出身,又用了几年跳出一线做投资做思考,身经百战,见得多了,懂得顺势而为,懂得搞大新闻,和媒体谈笑风生,虽然没有闷声发大财,也算闷声装大逼了。比起闷声作大死的罗老师,雷军老师真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你们都以为小米是做手机的,其实人家是搞资本运作的。小米手机成不成不重要,用融来的钱投出一堆生态链企业,东边不亮西边亮,总有一块云彩会下雨的。

但是,问题也就出在这里。小米手机是雷军整个战略布局的基本盘,在生态链战略尚未站稳的时候,基本盘发生问题,事业是要出大偏差的。小米手机可以不赚钱,但市场份额一定要稳牢,要成为整个小米生态链传说中盘古开天地的关键一环。前有魅族叫板低端机,后有乐视成本倒挂冲击高端机,抬头有华为金立,低头有OV逆袭,雷军老师的战略在制造业和消费类电子间摇摆不定,换言之,小米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来回飞奔,把守着乔布斯墓碑的罗老师眼都晃晕了。

要做好手机,有什么先决条件?

抽中南海香烟、喝可乐的人何止千千万,用这个共性来总结一些人生的经验,当然是玩笑话。但是,手机行业确实有一些看上去很诡异的规律可以总结。

我们不妨拿几个手机行业较为成功的品牌找找规律。苹果在进入手机行业之前,于2001年推出了iPod。魅族在进入手机行业之前,于2003年推出了魅族MX(mp3)。OPPO在进入手机行业之前,与2004年推出了第一代mp3产品。所以,老罗做机不顺利,是因为没有先做mp3?

苹果从iPhone4开始采用自己的A系列处理器,也是从iPhone4开始苹果手机才走入主流;三星从GalaxyS1开始采用了自己的蜂鸟系列处理器,于是Galaxy系列持久热卖;而华为手机的翻身,也是从旗下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成熟开始。所以,小米现在后劲缺乏,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处理器?

其实,这两种类型的企业,恰恰代表了手机厂商的两大流派:消费类产品派,和制造业技术派。为何做MP3起家有利于消费类产品派,因为通过MP3以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,可以为品牌做铺垫,打造和锻炼渠道代理商体系,有利于对消费者建立有效触达;为何做处理器有利于制造业技术派,因为向供应链上游走(硬件和操作系统),有利于建立技术壁垒降低成本,一定程度上解决供应链的瓶颈效应。至于苹果,两派合一,登峰造极天下无双,但也搭上了创始人的性命,确实令人惋惜。

现在,大家觉得,小米和锤子,分别属于哪一派呢?


左派的老罗,和右派的雷军,一度搞错了自己的位置

有多少人能意识到,当年苹果干掉诺基亚,并非靠拿出了“更好的手机”。要说做手机,诺基亚确实已经登峰造极了。但是,比起诺基亚“能上网的手机”,苹果做的是“能打电话的互联网终端”。这种质的区别,导致诺基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际,连一款拿的出手的产品都没有,如同冷兵器遇到了火器,直接KO出局。

技术派出身的雷军,当年却让小米以产品流示人,贴近消费者,主打年轻化品牌和渠道短平快。但很可惜,用过小米的年轻人,有钱了并不会再换一台高配版小米;靠小米赚到钱的黄牛,在缺货溢价消失后也并不为小米所用。想走消费类产品派的路线,却没有在品牌和渠道上有所积累,这是小米最大的软肋。

人文派出身的老罗,倒也没有能力在锤子上搞出什么高科技,只好在大家看得见的地方做优化。要命的是,消费者对手机的基础功能缺陷是零容忍的,更不能容忍在2014年还有一款售价3000元以上的手机,存在信号差、发热、卡顿、装配工艺不稳定的问题。缺乏核心技术壁垒的锤子,却喜欢搞一些看上去很技术很炫酷的、一年也用不了几次的黑科技,在品牌和渠道方面无所作为。

从小米以手机作为跳板全面进军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动作来看,雷军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产品右派。自由化、错位竞争、剑走偏锋、资本运作。而原教旨主义做产品的老罗,则是一位激进的产品左派,认为靠一些所谓的微创新可以打响一个品牌。可惜的是,造化弄人,每年给开源技术社区捐款的锤子,在技术上全面落后;而本该科技至上的小米,越做越像个“美的减去格力”的家电厂商。好不容易开始搞芯片,也只能和联芯这种在业内毫无存在感的厂家合作。

小米和锤子,何去何从?

其实分析到这里,解决方案基本也出来了。但是,时间窗口毕竟过去了,故事讲得太久,以至于让听众失去了新鲜感,这个才是最可怕的。对于资本市场,耐心自是有限。对于参与创业的团队,五年征战已白发,本来想做升天的鸡犬,最后没有升天只好作鸟兽散,给人以大势已去的感觉。

对于小米而言,手机这个故事,可能确实是讲到头了。好在之前埋下的众多伏笔,已有开花结果之势,品牌也算站住了脚,不妨做做消费类电子行业的优衣库,继续挣点小中产的钱,同时向供应链上游继续深挖,在下一代技术换代来临之前,看看有什么有潜力的好东西可以收入囊中。只是在此之前,产品形象还是要维持好,不要再做小米电视4A这种傻大黑粗如同苏联货一样的产品,则他日翻盘可以期待,毕竟隔壁的乐视,资金链捉急,没准能被熬死呢。

至于锤子,鉴于M1系列销量再次不堪,基本失去了被收购的价值,作为老罗,这几年心力交瘁,可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不妨再找雷军做一次深度交流,记得带上烟和可乐,看看合并的机会,左右派中和一下,相信也算皆大欢喜。生意就是生意,作为企业家和成年人,拿得起放得下,也是一种美德。【责任编辑/刘凯】

注:本文转载自地歌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罗永浩向左,雷军向右
网友评论

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