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帝国露出了它的软肋

一、无解的腾讯

问你个问题,腾讯帝国的软肋在哪儿?

过去的几年里,腾讯几乎是所有产品型创业者的偶像、噩梦和期望的“爸爸”,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每个人创业时,都会心惊胆战地想一个问题:万一腾讯也做了怎么办?

移动互联网是一个产品为王的时代,企鹅的产品能力太强了,它有全中国最精英的产品经理队伍和最好的产品氛围,又有巨大的流量优势。前有马化腾QQ治天下,后有张小龙微信造神,现在又有了姚晓光的《王者荣耀》。腾讯在产品方面的能力几乎让人望尘莫及。

作为一个辩手,我常常将其比作武汉大学辩论队。

1. 大多数211、985拼尽全校资源可能组合出两到三支全国赛实力的队伍,而武大可能每个学院都有这样的能力,他们可以出十几套阵容。

2. 武大内部的金秋辩论赛,竞争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一般的全国赛。

3. 武大比大多数高校都拼命,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。

在我眼中,腾讯就是这样,围绕产品的专业主义和精英文化到了极致。

我们可以尽情嘲讽百度落伍、阿里产品渣,但唯独对腾讯,大多数产品经理都免不了心生敬畏。

有了如此强大的微信,像黑洞一样吸走了所有的流量、眼睛和时间,这简直无解。

但是今天,伴随着官媒对《王者荣耀》的讨伐,腾讯帝国露出了一种软肋,一种隐忧。

隐忧并不可怕,上一次腾讯出现隐忧还得回溯到3Q大战,结果却是腾讯借助危机凤凰涅槃、面目一新,完成了从成功的抄手到牛逼生态型公司的进化。

那么这一次,问题出在哪?

二、盈利结构之忧

1. 最核心的竞争力不大赚钱

毫无疑问,腾讯最核心的竞争力是社交,也就是微信(和QQ)。但是微信不那么赚钱,还很烧钱。

还记得那些通信运营商吗,他们提供了4G网络和宽带这样的管道,但总体已经边缘化、管道化,不赚钱,反而管道之上OTT的互联网公司赚得盆满钵满。

那么微信作为当下最厉害的沟通工具,是不是也可能出现管道化的问题呢?本身不赚钱,赚钱的模式展开有限,很多利润被管道之上的玩家吸走。

同时,微信吸引用户时间的核心点,朋友圈和公众号,正在潜伏危机。

伴随着弱关系的涌入,朋友圈变成了汇报工作、装逼、微商、搏眼球文章的秀场,朋友圈三天可见推出后,很快很多人都开始设置三天可见了。

与此同时,对公众号的大规模整治已经吹响号角,公众号红利已经过去,陷入了阅读率5%、打开率2%的危机,阅读量激增不能带来涨粉,涨粉不能显著提升阅读量。

2. 最核心的盈利点是游戏,但是游戏非常容易被盯上

是游戏都会想让人沉迷上瘾,但沉迷上瘾也就意味着留下了一个一定会被清算的点。

《王者荣耀》是腾讯游戏领域的集大成者,可以说是产品力的极致,做出了最适应手机碎片化场景、最适合社交的游戏形态。但是前几天笔者就作出了预言:

结果,没过两天就传来消息,在各种对《王者荣耀》的口诛笔伐中,腾讯股票下跌5.1%,1099亿港元蒸发。

其实我哪里是未卜先知,一切早有征兆,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。熟悉政治特点的人,自然很容易窥见端倪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腾讯行情就此一蹶不振。这只是个小风波,但是透出了一些隐忧,那就是盈利结构对游戏太过倚重,这和Facebook是完全不同的。

3. 盈利结构必然调整,大规模消耗战正在到来

盈利结构必须改变,游戏的比重一定会降低,广告和交易支付的比重一定会提升。

这就客观上导致,腾讯一定会加强内容建设和本地商务建设,于是和百度、阿里、美团、头条都将进入犄角之势。

还记得这张图吗?请记住,这不是贪婪所致,而是形势所迫。

眼下微信和支付宝的大规模战争已经打响两年,接下来会有更高程度的消耗战,包括在投资布局领域的战争。

腾讯在2B和线下两个维度先天不足,但凡需要地推的、比较笨重的脏活累活都干得不大好,而更多寄希望于产品足够好,别人自会来跪舔。所以未来的战争一定会有大量的线上消耗战,而且这些战争,很可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三、养狼文化的可能弊端

一个公司最大的弱点,往往藏在最大的优点之中。

腾讯最牛逼的基因在于养狼的产品文化,公司内部孵化着无数产品团队,互相竞争,内部团队的竞争远远激烈于外部,产品经理都是高度专业的职业玩家,一切围绕一线,让看得见炮火的人做决策。

但这也导致企业治理很容易失控,内耗只是明显的问题之一,更大的隐患在于:

一方面,团队们非常容易抄袭别人成熟模式,陷入舆论危机。这是我们实际上已经看到的,很多时候不是马化腾要抄谁,而是一线的产品团队们一定会去模仿市场上成熟的模式。

另一方面,团队们非常容易执迷于产品魔力而陷入沉迷上瘾的舆论危机。很多时候让用户成瘾是产品经理的天职和造诣,但却常常成为忧患的起点。

前面说过,腾讯的传统强项在2C、在线上,而伴随着线上红利的消失,与其他线上巨头之间的"抢用户时间"战争就会不可避免的爆发。而腾讯的养狼文化,非常可能导致它的整体像二战的日军一样,攻击性和侵略性十足,于是各种擦枪走火。

严重陷入大公司病、传统路径依赖、战略方向混沌不清的百度,明显陷入大公司病、用强运营和大促销来打强心针的阿里,在大家的眼中都是满满的槽点。唯独腾讯,产品精英文化之强让你几乎找不到槽点。

但是这是在中国,眼下的中国,这个最大的优势可能藏着隐患。

四、必然的上瘾

回到开头,腾讯公司最核心的优势在于产品力,这表现为:工具让人依赖,娱乐让人上瘾。

李明远说,任何一个牛逼的商业都要追求高频和规模。这两个怎么来?

如果是工具就要追求刚需痛点效率激增,从而让人依赖。但如果是娱乐,就一定会追求让人快速爽、还想要、持续沉迷,上瘾就是原罪。

一般来说,快速生产多巴胺和建立长期心流的东西,都是上瘾的,甚至可以说文学、工作都存在某种上瘾机制,但为何它们不会被指责?

游戏和色情的上瘾为何被视为洪水猛兽?前者影响了一个人正常价值的建设和能力的养成,后者对抗了中国两性关系的公序良俗。

什么叫正常价值建设和能力养成?你天天玩《王者荣耀》,就没心思好好学习工作了。虽然玩《王者荣耀》可能也是有价值的,但是目前主流社会更认可学习工作的价值。

很多人把《王者荣耀》比喻成菜刀,说菜刀没错,错在人。但是很遗憾,对于政府和舆论来说,先天就会上瘾的产品是不能比喻成菜刀这样的工具的,而更近似于毒品。

在此,我无意指责“游戏成瘾”这样一个问题,我自己从小就是骨灰玩家,内心深处钟爱游戏。但是我必须指出这样一种事实,那就是上瘾这一特性在政府和舆论面前将非常不妙,带来巨大的系统性风险。

腾讯在工具领域已经取得了胜利,但是有可能面临的问题是“管道化”,工具厉害但不那么赚钱。那么娱乐领域势必追求令人上瘾,这是不可避免的宿命,一切都是利润和人性驱动,商业本来如此。

于是,一切就真得看国家是怎么想的了。

按照“奶头乐”理论(tittytainment,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提出),一些低俗的、迅速令人沉迷的娱乐,实际上是大多数底层穷人的麻醉剂,所以很多时候各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是为了让大家忘记现实的焦虑和不平。

但我们的政府是提倡和弘扬正能量的,是有价值观“洁癖”的。

于是在娱乐领域,腾讯无往不利的产品力导致其必然吸引无数依赖沉迷的用户,而这又几乎一定导致国家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问题即便今天不爆发,它也依然存在,即便腾讯已经拥有海量离不开的用户。

五、时代的变局

归根结底,是时代正在发生改变。

过去一个时代,最大的特点是投资驱动、鼓励金融创新和互联网“野蛮生长”,这带来了房产、金融和互联网三大红利,这是三个非常明显的阶层上升通道。

但是现在,对内投资驱动的时代正在渐渐成为过去,因为中美之间正在面临的各种系统性风险,对金融的管控必将史无前例地强化。

而互联网,恐怕不会再有野蛮生长的红利。过去我们常常以为,是政府“太笨太慢”,所以管制总是远远落后于创新,结果总是留出足够的窗口期。

但是现在看来,可能真相是政府揣着明白装糊涂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心里其实通透得跟明镜似的。

为了鼓励创新,让你先放手做,但不要把问题搞大了,政府自有底线。

而实际上这两年的事情可以看出,政府管制到来的速度已经大大加快,政府的反应大大提前。

公众号3年,滴滴也就2年,P2P也就一年半,直播也就一年。以后,只怕会越来越快,快到你根本没法做出一个上市的公司。

永远不要低估政府人员的智慧,永远不要低估政府的智囊和专家,更永远不要低估政府的技术和法律。

甚至那些四处投资的机构们,有一天也会面临国家队集体进场的压力。

所以对于腾讯来说,线上黑洞、上瘾依赖、养狼斗狠,这些野蛮生长时代的优势,能不能一直延续到下一个时代?或者说到了下一个时代必须做调整,盈利结构要改变,即便上瘾能带来巨大的利润也要谨慎和克制。而这个调整,恐怕不可避免将带来腾讯和阿里、百度、头条甚至美团的一场史诗级战役。盘子没那么大了,战争不可避免。

当然,这里笔者所说的只是软肋,绝不会导致腾讯立刻倒下,也不会收入锐减,甚至短期内也不会成为增长瓶颈。

但是怎么说呢?隐忧已经埋下了。巨人倒下的时候,身体还是热的。

最后声明,作为产品经理,笔者依然是腾讯粉丝,我并不看衰腾讯,只是善意提醒。【责任编辑/杨雅倩】

(原标题:腾讯帝国露出了它的软肋)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【IT也疯狂】有人给自己女儿取名“王者荣耀”,成功上户口
熊孩子们逼的王者荣耀要这样
你知道腾讯游戏营收连续增长了9个季度 但你未必知道它是如何实现的
玩王者荣耀惨遭鄙视,我活该么?
网友评论

精彩评论